设为主页 | 客服帮助
首页 | 新闻 | 军事  359旅 | 影视  电影  电视剧  娱乐  天天故事 | 生活 | 儿童 | 中华5000年 | 天天博客
logo
搜索  
雪里送炭,一套绒衣,温暖至今
发布时间: 11-05 14:37:45  

雪里送炭,一套绒衣,温暖至今

 

       ——怀念敬爱的金忠藩叔叔

 

我只见过金忠藩叔叔一面,也就几分钟,说了几句话,可是这意外的、短暂的见面,却让我温暖至今。

 

那是1963年的冬天。当时的情况是,国家遭遇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养父因为在大跃进时候,与当地领导闹不“团结”,拒绝以回乡务农老红军的名义放水稻高产“卫星”,被批挨斗半个月,湖南省委领导把全家又调回长沙,在湖南省荣誉军人休养院安家。由于养父和母亲都是没有职务、没有级别、没有工资的真正的农民,全家9口人靠省民政厅每月100元的补助生活,再加上养父一个月几块钱的残废金,根本就不够生活,已经很长时间吃不饱饭了。养父在附近的山坡上开荒种菜,母亲在休养院缝纫部踩缝纫机挣一点零钱,补贴生活。长期的劳累,又缺乏营养,养父曾经负伤的双腿,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浮肿病,腿上的皮肤一按就是一个窝,走路无力,双腿不时打趔趄,甚至走着走着就跪在地上了。当时专门配给浮肿病人一个月一斤黄豆,以增加病人营养,可是却没钱买回来。为了生活,星期天还要带了我和弟弟,拖着伤残浮肿的双腿,从大托铺一直走到易家湾,沿着铁路捡煤核煤面。我呢,在离家15公里以外的长沙市第五中学上学,平时吃住在学校。虽然每个月粮食定量27斤,但是当时实行“低标准,瓜菜代”,早饭是三个玉米面小窝窝头;中午饭是三两一钵子米饭,几片煮白菜叶子;晚饭就几个红薯,吃不饱,饿不死,营养不良,不长个子,一直坐前三排。虽然在学校住宿不要钱,一天三毛钱的伙食费也好便宜,可是我却多次因为欠费被学校通告停餐停课。为了能够让我继续上学,养父不顾他的浮肿病已经非常严重,不买配给浮肿病人增加营养的黄豆,把钱省下来让我上学。后来,实在没钱了,就把红军时期负伤以后,部队发给他治伤剩下的一直舍不得花的七块大洋,让我换了钱,交了费,才能继续上学。就在这走投无路、难以为继的时刻,王震、王恩茂、张仲翰等新疆军区的老首长知道养父和母亲的生活境况以后,决定把养父和母亲收回新疆,把养父安排在石河子兵团敬老院工作,母亲在兵团石河子管理处工作。养父和母亲带着才3岁的小弟弟先去了新疆。从老家请了一位亲戚照顾在家的弟弟妹妹。

 

养父和母亲去了新疆以后,我继续在学校上学。不久,父亲的老战友曹礼奎叔叔和盛科叔叔,来学校找到我,告诉我有一个亲生父亲在新疆工作。两位叔叔知道我在学校肯定吃不饱饭,再三嘱咐我可以在星期天轮流去他们两家吃饭,一定想办法让我星期天吃顿饱饭。起初我还感觉不好意思,星期天去了叔叔家还是扭扭捏捏的。可是,一到吃饭时间,在饭菜面前我就原形毕露。在两位叔叔家里,我觉得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的饭菜。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叔叔家也没有什么好饭好菜,只是他们为了让我吃饱,特意多做了一点。不过,去过几次以后,我也有了体会,就是去曹叔叔家多了。为什么去他家多了呢,一来是因为是他家平时人少,除了叔叔阿姨,只有一个男孩子在家,而盛叔叔家孩子太多了,好像有78个之多吧,记得好像还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太吵闹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曹叔叔家在五一路,在新华书店斜对面,我又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书呆子,我一般星期天早上走路去他家,除了吃饭,其余时间基本都在新华书店看书。一直到书店关门,吃完晚饭再走路回校。记得从学校到五一路曹叔叔家大概78里远,当时3分钱的车票可以坐到学校所在的山坡下,可是当时我也是“胸怀天下、身无分文”的人,所以来回都是走路的。

 

转眼过了新年,进入了64年,学校放了寒假。母亲从新疆过来,办理搬家和弟妹们的转学手续,然后,一个人带着我们7个孩子,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火车,离开长沙,经过郑州、西安中转,好不容易到了乌鲁木齐火车站。一下火车,新疆的寒冷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在长沙穿的那么单薄的衣服,在长沙都不能御寒,冷得够呛,到了新疆根本就不能抵御寒冷。我是老大,感觉冷了知道蹦蹦跳跳活动一下,还好一点,几个小一些的弟弟妹妹,还没有出站,就在站台上哇哇大哭起来,问怎么回事,说是冻得受不了啦!直到住进石河子管理处在乌鲁木齐的办事处,才听说当天的气温接近零下30度,怪不得把我们冻坏了。到乌鲁木齐的第二天,母亲把我带到亲生父亲住的院子门口,指着院内右边第二栋平房,让我进去找亲生父亲,这样,我认识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到了石河子,母亲和养父告诉我,弟弟妹妹都已经办理了转学手续。根据军区老首长的安排,以后由亲生父亲负担我的学习生活费用。至于我以后是转到新疆上学,还是继续留在长沙上学,都由亲生父亲决定。全家从长沙搬到了新疆石河子,那我当时最关心的就是以后上学怎么办的问题了。所以我又赶快去了乌鲁木齐,找到亲生父亲,问我上学怎么办。他没有说别的话,只是交给我一张乌鲁木齐到西安的火车票。当时要回长沙,仅仅有到西安的火车票是不够的,还要在西安、郑州另外买票转车。幸好在从石河子出来的时候,母亲和养父还是给了我一些钱。这样,靠了这些钱,我才能够顺利在西安、郑州买票转车返回长沙继续上学。可是,一交学费、生活费,我又是身无分文了!

 

在我的记忆里,1964年寒假过后的长沙冬天,真的是非常的寒冷,屋里屋外都是一样的寒冷。雪也下得大,记得开学第一件事情,就是全校扫雪,这在长沙也是比较少见的。

 

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天,我照例去了曹叔叔家,吃了早饭以后,如果是平时,吃了饭我就会去五一路新华书店看书。可是,那天早上我从学校走路过来的时候,觉得好冷,身上的衣服太单薄了,顶不住寒冷。在曹叔叔家里吃了饭后,虽然家里也没有取暖设备,可是才吃过饭,身上不觉得冷了,就想在家多坐一会,暖和暖和再去书店。这时候,曹叔叔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客人坐下以后,看到了我,就问曹叔叔,这是谁家的孩子。曹叔叔告诉他,这是谁谁谁的儿子。然后,曹叔叔告诉我说,这是金忠藩叔叔,和你父亲一起,都在新疆军区工作。金忠藩叔叔和我说了几句话,简单地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就和曹叔叔一起出去了。我也出门去了新华书店。在书店看书看到快吃中午饭了,我回家吃饭,又继续去看书。下午书店关门,我也回家等了吃晚饭了。还没吃饭呢,曹叔叔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一进门,就打开一个包,拿出来一套蓝色的绒衣让我穿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曹叔叔说,你穿上吧,这是上午那个金忠藩叔叔给你买的,他来长沙开会,工作很忙,请秘书给你买好送来的。听曹叔叔这么说,我就赶快穿上了。穿上以后,不但感觉绒衣绒裤都非常合身,而且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就是“真暖和”啊!身上好像着火了一样!长这么大了,都16岁半了,都上高二第二学期了,第一次见到绒衣绒裤,第一次穿上绒衣绒裤,那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我还在感觉呢,秘书叔叔却已经走了!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连一声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呢!

 

从那时起,在长沙没有家,就自己一个人的情况下,我度过了高中三年的后一年半。这一年半里,我的学习、生活、身体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由于我的初小、高小和初中一年级是在老家平江的农村学校上的,学习基础差,转到长沙以后,发现学习进程落后差不多一个学期。以英语为例,同样的一本英语教材,在农村学校才上了几课,而长沙的学校,已经快学完了,上课根本就听不懂,只有打瞌睡。加上三天两头因为欠费停餐停课,影响心情,影响学习,学习成绩一直上不来,虽然初中毕业勉强考上了本校高中,但是,成绩提高不快。现在好了,学费、生活费有我养父和妈妈寄,不用担心停餐停课了;平时在学校吃饭,星期天到两位叔叔家吃一天饱饭,感觉好多啦;冬天再冷,有金忠藩叔叔给的绒衣,穿的暖,不挨冻,没有后顾之忧了,一心一意搞好学习,学习成绩也很快就赶上来了。身体变化更是明显。64年的年头到年尾,我的体重虽然没有增加,可是身高长了11厘米,从前三排坐到了最后一排。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伤的物理老师皮克夫在讲拉伸形变的时候,特别把我长身高不增加体重的情况举为拉伸形变的例子,全班同学听了哈哈大笑。这一年,我学会了打篮球,学习在单双杠上做简单动作,并和几位同学一起坚持每天早上长跑5000米,身体素质有了明显的提高。在63年暑假参加长沙市少年射击比赛,获得少年组男子冠军以后,正式参加了长沙市射击体校的射击训练,参加了湖南省射击队备战第二届全运会的集训和比赛,多次参加了全国、省、市组织的射击比赛,并取得了良好成绩。特别是参加了64年国庆节期间举行的湖南省第二届运动会暨第一届全省民兵比武大会,获得了男子军用步枪300米射击比赛的亚军。这枚奖牌我一直保存着。母校建校100周年的时候,校史馆征集文物资料,我把这枚奖牌和我的高中毕业证、毕业成绩单、参加65年高考的准考证、长沙市委选调飞行学员办公室给我发的入伍通知书一起捐献给了校史馆。我也成为了班上的民兵排长。在高中毕业以前的后几个月,全校高初中毕业生参加选调飞行员,最后初中毕业的有三个同学合格,高中毕业班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入伍去部队以前,根据入伍通知书关于不需要带铺盖衣物的要求,我把金忠藩叔叔给我的、已经穿了两个冬天的绒衣,寄回了家。结果,这套绒衣又让我的大弟弟、二弟弟他们穿上了。一直到穿烂了为止。

 

一套绒衣,可以穿烂。可是金忠藩叔叔的关爱之心、温暖之情,我总是牢记在心。日月如梭,一年一年过的好快,我也从一个无知少年,一年一年步入青年、步入中年、快到奔七的老年了!在空军部队22年,转业兰州工作5年,又调到乌鲁木齐工作,我心里一直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再见到金忠藩叔叔,我一定要向叔叔致以衷心的感谢。有一次在报纸上看到消息,说金忠藩叔叔在成都军区工作了。我想,什么时候能够到成都去看望叔叔啊!后来又听说,金忠藩叔叔离休以后又回新疆安置了,我就想,这下子见到叔叔的机会应该多了吧。198910月,我母亲突发脑血栓,我回家看望伺候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的一天,突然从电视新闻里听到金忠藩叔叔病故的消息,我的心情无比沉痛,多年来想见到金忠藩叔叔,当面感谢叔叔的愿望落空了,心中感到无比遗憾。但是,我心里还是想,一定要向叔叔的家里人表达我对金忠藩叔叔的感激之情!思念之情!

 

1991年,我调到乌鲁木齐工作了,我想一定要找到金忠藩叔叔的家人,可是我对乌鲁木齐人生地不熟,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慢慢打听吧。不久,我就打听到金忠藩叔叔家住在北京路的军区干休所。知道地方以后,我就抓紧时间去了叔叔家。当时叔叔家只有常阿姨在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常阿姨。常阿姨亲切和蔼,平易近人。在听了我的自我介绍以后,她首先询问了我母亲和养父的近况,嘱咐我代她向我母亲和养父问好。接着,我迫不及待地、一口气把30年以前在曹叔叔家见到金忠藩叔叔,金忠藩叔叔看到我身上衣服单薄,给我买了一套绒衣绒裤御寒,这么多年一直想见到叔叔,当面向叔叔致以感谢的心情,源源本本地告诉了常阿姨。同时把我这么多年,从小跟随母亲和养父在山沟长大,后来母亲和养父带领全家去了新疆,我一个人在长沙继续上学,以及在空军当兵22年,后来转业兰州工作,现在又调到乌鲁木齐工作的经历,简单地向常阿姨做了汇报。常阿姨听了以后,很是动容,陷入回忆的沉思之中,好大一会,才告诉我,我母亲和养父在艰难困苦之中把我培养成人,非常不容易,教导我一定不能忘记他们的养育之恩。至于金叔叔给我送绒衣的事情,常阿姨说,她从来就没听叔叔提起过给我买绒衣的事,如果不是我来了,说起这个事情了,她是不知道的。我想,叔叔当年关心我,爱护我,给我带来了温暖,对我真是雪里送炭,永志不忘,而他却连提都没提,说都没说,更加令我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1998年底,常阿姨托人给我送来她主编的《天山大漠颂忠魂——纪念金忠藩将军文集》,看到文集里叔叔的照片,我才算是对叔叔的音容笑貌有了一些认识。因为几十年以前只有几分钟的见面,当时的场景早已经模糊了。

 

现在我已经是过了67岁奔七的老年人了,在平淡、单调、枯燥的晚年生活中,不时的会回忆起以前的往事,而只见过短短几分钟一面的金忠藩叔叔,和叔叔在寒冬里给我带来温暖的那套绒衣,给了我一生的温暖,此情此景将永远铭记在我的脑海里!

 

陈德延

 

2014.11.01于北京

 共1页  1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精品推荐
      军情观察
      游戏推荐
    龙机天空
    龙机天空
    残酷战场练CS
    残酷战场练CS
      九州演播室
    
                世纪末之战(上)
    世纪末之战(上)
    
                燃烧的血
    燃烧的血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中国消失的军兵种
    九州商城
    公司介绍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律师声明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纠纷处理 | 执行主编:付金丽XN005
    北京在线九州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乡北双桥甲2号三间房动漫孵化园二期26内1室
    天天在线 116.com.cn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0104053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证03106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客户服务热线:010-85871506  投诉举报:010-85871506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0】0488-057号        

    免责声明:天天在线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请与内容提供商联系。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11010514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142